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2992  更新时间:14-06-11 23: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已经等了二十分钟,可面前的少年还是一声不吭。

    自从我接手许老头的这个项目后,就常常面对这些闹心的倒霉孩子。他们多半爱以思考者的造型来表达自己不为人知的深邃思想,少半爱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地感叹自己明媚忧伤的年少光阴。

    今天的这个是思考者。

    思考者在第六次换了换被压麻的左右手后,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双目炯炯,周身紧绷地瞪着我让我怀疑他下一刻就要化身为掷铁饼者。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大力金刚掌一拍,连我这边的资料都抖了三抖,上面“严飞”两个中归中矩的宋体字在眼皮下跳了个华尔兹歪七扭八地倒在桌上。

    我喘口气,要发飙也先给声通知,不带这么突然袭击的。没看见旁边那小警察脸上的婴儿肥都被你吓得一起抖了抖么。

    我白他一眼,“本来见你长得白白净净还想跟你好好聊聊来着,被你这么一吓,口齿也不伶俐了,思维也不敏捷了,再开口就会破坏我一贯风趣机灵的睿智形象,所以我决定,不说了。”

    那叫严飞的少年一愣,“哼”了一声,“谁稀罕!”说着就要往回走。

    我一急,叫道:“回来!”

    严飞一偏头,满眼不屑,“干什么?”

    “陪我坐着。”我指指墙上的挂钟,“我们俩呆不满一小时许老头不给钱的。”

    严飞愣了愣,又“哼”一声,“你就是这样骗钱的?”

    “什么叫骗?”我很不满他的用词,“这叫挣。我陪你坐在这里也很辛苦的。”

    严飞再“哼”:“我看不出来你有什么辛苦的。”

    我慢幽幽地打开笔记本,“怎么不辛苦。你看,你又不说话,你不说话我就得不到想要的资料,得不到想要的资料就跟许老头交不了差。为了维持我一贯的好学生形象,我就得发挥想像,努力营造一份周密的资料交上去,整个过程是很耗时费力的,尔等怎知其中疾苦。”

    严飞又“哼”,“骗子!”

    “顽固孩子!”我摇头,掏出笔写起来。

    “你写什么?”严飞很警觉。

    “你的资料啊!”我对他莞尔一笑,“我最近正在做一个青少年杀人调查,你要不介意我就用你做研究设计了。”

    严飞一锤桌子:“老子又没杀人!”

    “哦。”我点点头,指指他身上的衣服,又指指面前的玻璃,再指指旁边拿着手机玩贪食蛇的小警察,“那帅哥你是怎么进来的?”

    “哼!”严飞愤愤地坐下,“老子不过是打架!”

    “都抄上凶器了,这架的级别不小啊。”我若有所思。

    严飞嘴角抽抽,沉默了一下,悻悻地说,“几个破酒瓶子而已!谁TM叫罗少翘我女朋友。”

    我眉毛一挑,“很幸运嘛。”

    严飞又要发飚,我立马作了个手势安抚他。头疼现在的少年莫不都是吃原子弹长大的,脾气一个比一个火爆。再对比对比我当年,不得不哀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其实我很想用自身的经验告诉他们,作为一个即不能喷火又不能吐水的普通人类,发火是最没用的。不仅没用,它还能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一个人的自我膨胀,让本就糟糕的事变得更加糟糕。

    我说:“第一:你现在才15岁,就有了女朋友。你人生的春天来得如此之早,不是要比现在流行的剩男剩女幸运?第二:罗少翘你女朋友,从侧面反映出她质量过关,进一步证明了你的品位。要是你的女朋友是一个大家见着就躲的鬼见愁,你的春天不来也罢;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我把头凑近玻璃,“罗少抢的是你的女朋友,而不是你的男朋友。恭喜你,你在某方面普通的取向预示了你以后的情路会比占社会相当大部分的人平坦得多。”

    小少年被我说得一愣一愣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警察已经打完了贪食蛇,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估计战果不尽如警察意。

    小警察走过来指指墙,示意时间到了。

    我笑笑收拾东西,严飞别扭地站起来。看他那表情又要哼了,我问,“你郑伦啊?”

    “什么?”别扭孩子一脸无知。

    我叹口气,“回去多看看书,文学修养在泡妞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别没事就学《封神榜》里那送粮的哼哼,他长得可丑了。”

    小少年被激怒了,转身就走。小警察跟在他后面,肩膀一个劲儿地抖。

    我慢条斯理地理好东西,把工作牌拿出来挂在脖子上。这里管理很严密,一层层的关卡绕得人头晕。回廊上响起我清冷的脚步声,面无表情的守卫偶尔赏我几个僵硬的微笑,我春花灿烂地回过去,往往吓他们一跳。

    这里的氛围,我已经太熟悉了。

    刚在校门口下了公交车,就见林晓安和一个男生在前面棵梧桐树下拉扯。

    其实男生这两个字用得有点困难。在我的意识里,男生差不多都同严飞一样,虽然五官不尽相同,但至少是青春干练的,就算偶尔犯错犯浑也有着一股子桀骜的美,年少张狂一点罢了。可前面那哥们儿侧对着我,我很客观地对他的长相持保留态度。但他超级玛利一样的身材还是大大拓宽我对男生的定义,再加上头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地方支援中央,我很同情地在心底默算了一下Q大的平均长相该被他给拉低了几个百分点。

    超级玛利说:“晓安,你收到我的信了么?”

    林晓安愣了愣,一拍大腿:“哎哟喂!原来那封有七个错别字,五个病句还附带格式错误的情书是您老人家写的啊!”

    听晓安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大概是为了表现执笔者真挚的情谊,那信还采用了手写版,幼圆字体倒和这人的身材有几分神似,怪道古人说见字如见人。但他很悲哀地忘了手稿之所以落后于时代的步伐正是因为它缺乏WORD文档的自动修复功能,没有了红线绿线的提示人们很容易犯一些很雷的错误。现在我还记得那信上写的两句——“安安,如果你是那草原上坚将(我们研究后认为他原本想用‘铿锵’)的玫瑰,我便是你脚下的刺,扎在心底的最深处。自从与你解垢(我们再次研究后认为他是说‘邂逅’)在XX地方,你便是成了我心目中的女神,总在午夜里燃烧我所有的激情……”我和林安安看到这里只有两个想法:一是WORD是一款多么有用的软件啊;二是难道刀郎又要火起来了?

    超级玛利脸一红:“安安,我知道我文学修养不好。不过我会努力改正的,我已经选了XX老师的西方文艺史了,我……”

    “停!”草原上坚将的玫瑰打住他,“请叫我全名林晓安,谢谢。还有我很赞成你对自己的自我评价,但你选什么课和我没关系。”

    超级玛利有些激动,伸手去拉他的女神:“晓安,我都是为了你,你相信我。”

    女神打了激灵,“同学你没必要……”

    “我喜欢你!”超级玛利勇气可嘉。

    玫瑰很苦恼:“可我不喜欢你啊……”她眼一转,随口就是谎,“再说我也有男朋友了。”

    我听得直乐,林晓安拒人当真是“快、准、狠”,没有多余的招式直接上杀手锏。但我们显然都低估了超级玛利同学超水平发挥的可能和他对玫瑰的执著程度,只见他脸上快速划过一丝遗憾,接着就来了句经典的:“……有守门员也不一定踢不进球啊……”

    ……

    我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来,顺着身后的梧桐树就滑下去了。

    草原上坚将的玫瑰和她脚下的刺一起转过头来,玫瑰看见我面露凶光,我正想举手说只是巧合,又见她眼底精光一闪,对着我扑将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林晓安已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随之传来,把我的鸡皮疙瘩全劈里啪啦地砸在了地上。

    “辰哥哥,你来了。”

    我抬头,看见超级玛利绝望哀伤的目光,摇身一变成了游戏里错失了加人蘑菇的小小玛利。我想这厮刚才还要做突破守门员的墙角球员呢,怎么突然就如此丧失斗志了呢。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往后看去,就愣了。

    我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宝马X5,招摇得令人发指。车旁倚了一位俊朗修长的男子,半搂着林晓安。

    我在愣神的间隙还不望回过头去,给超级玛利一个颇为同情的目光。这世上虽然有很多唯心主义的心灵鸡汤,但客观现实永远是唯物主义的。当超级玛利对阵夜礼服假面的时候,红果果的差距无情地打破了理想的豪迈,我们才能真正明白唯物主义不可撼动的现实意义。

    超级玛利人生的茶几上,又多了一套杯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dflong.net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