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章节字数:2864  更新时间:14-06-13 23: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A市作为国家最重要的城市之一,秉承并发扬了所有城市的通病,地大,人多,交通挤。像我这种依靠公共交通的蝼蚁之民,出门都不敢穿多了。你把自己弄得跟个包子似的是绝对挤不上那罐头一样的公交车的,所以我们通常情况下都要把自己当压缩饼干来装扮。

    以前还好,实在不行了我就灌着林晓安喝两口二锅头,搭着她的奔驰倒也能赶上场子。不过自从宋老师那晚下了通牒后,为着学位前途考虑,我再也不敢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了。

    于是在我很拽地挂了林辰的电话后立马就开始纠结了。

    宋亦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但他肯定偷听到了绝大部分内容,因为他问道:“要出去?我送你吧。”

    我先是觉得麻烦他不太好,可转念一想不麻烦他就得麻烦我自己,况且我的私人司机是被他炒掉的,他当当替补是理所当然。更重要的是,我这人向来好面子,想着林大少爷多半又得开着他拉风的宝马耀武扬威,我要是搭着一拖拉机似的公交车去也太掉价了。

    于是我象征性地推辞了一下后马上接受了。

    宋亦熙问:“你们约在几点?”

    我望着前面涌动的人潮无奈地叹:“五点半,不过肯定到不了了。”

    宋亦熙瞅准一个空档一打方向盘,修长的小帕以比奇瑞QQ还灵敏的身姿滑进一个空档。他转过头笑道:“现在是上下班高峰,很正常。”

    我被他的笑晃得头晕,觉得一个男人实在没有必要长得这么好看。

    进入郊区后,交通状况得到了质的飞跃,宋亦熙的商务轿车也能开出跑车的气场了,车窗外的白杨树刷刷刷地往后退。我觉得清醒的宋亦熙和喝了二锅头的林晓安在实际效果上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林辰靠着他的标致性坐骑等在门口,淡淡的烟圈从他嘴里吐出,“忽”地一下就被秋风吹散了。

    他看见我和宋亦熙,微微一愣。互相做了个简短的介绍后,林辰掐灭烟头,“走吧。”

    我二话不说,抬脚就“蹭蹭蹭”地往上冲。

    初秋的太阳落得晚,金色的夕照洒下来,素净的墓地荡起一层厚重的凄凉与荒芜。

    乌鸦在头顶忧伤地叫,亡灵般的记忆刻在每一道墓碑的伤口上。

    我的脚步渐渐慢下来。

    像沿着十年的时光,我一步步走回辛酸青涩的少年,再一步步走向懵懂孤独的童年。直到走到那个在艰难的日子里给予了我无尽帮助与温暖的女人面前。

    苏风阿姨。

    如今,她静静地躺在这里。

    冰冷的石碑上嵌着她的照片,抛却了那一身花木兰的气质,她其实是个很美的女人。不是那种温婉贤淑柔媚可人的美,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自信与坚强。独立自强的女人,一直都是我的向往。

    光阴再不能在她脸上刻下痕迹,照片上的女人,神色平静。一如我十年前所见。

    只不过彼时我声嘶力竭,嚎啕大哭。而现在,只余沉默。

    西山墓园的管理真是好,每一个墓碑前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以至于林大少爷“扑通”一声跪下去也不用担心脏了他崭新的白西裤。

    他抚摸着墓碑,神情呆滞得好似被人拍了一板砖。

    我觉得他想以此为契机来恢复记忆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要真这么容易,韩剧里那些主角个个扛个花圈上墓园来嚎一嚎,那记忆还不就跟解了冻的松江水似的滔滔不绝。

    只是他那样悲伤,我纵使满腹怨怒也发作不得。

    山风刮得“嗖嗖”的。我觉得作为背景衬托,它刮得有点过了。

    我抱紧了手臂。

    突然背上一阵温暖,我惊诧地回头,发现宋亦熙正将他黑色的风衣披到我的肩上。我被他的体贴弄得心神一荡,荡完了又觉得这不太好,便一边扯衣服一边说:“宋老师,不用不用,我不冷。一点都不冷……阿嚏!”

    多么响亮的一个喷嚏啊!

    我右手抓着摇摇欲坠的风衣,捂鼻的左手已经一片狼藉。更恐怖的是……一条华丽丽的鼻涕正挂在做工考究的衣领上,秋风萧瑟中它泪流满面。

    宋亦熙面色微变,我吓得一个“咯噔”:“对……对不起。那什么,宋老师,这衣服我一定给您洗干净,您放心……哦,干洗,我一定干洗。”

    宋亦熙看我一眼,从裤兜里掏出纸巾,一边帮我清理一边道:“还冷么?”

    “啊?”我一愣,随即摇头:“不冷,一点都不冷……都出汗了。”吓的。

    宋亦熙点点头,帮我把衣服拉好。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面色。或许是我察言观色的功夫太差,或许是他装腔作势的功底太深,我愣是没从他脸上看出半点愤怒之色。我从林晓安那里听说法律系的老师们走穴现象极其严重,相应的灰色收入也特别丰厚,一件小小的风衣或许真的不被他们放在心上。想到这里,我稍稍安心,只不过又要多开支几十块钱的洗衣费这个悲剧让我的心情着实黯淡了下来。

    林辰还维持着最初的跪姿一脸迷茫,我对宋亦熙道:“宋老师,要不您先回去吧,他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呢,这里又这么冷。”

    宋亦熙看着林辰,说:“不要紧。”他向林辰那里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他要真折腾起来了你制得住?”

    我目测了一下林辰的身高体重,很诚实地摇头:“制不住。”

    “那不就结了。”宋亦熙一笑,转身走过去。我恍惚听见他低声说了句什么,但山风太大,我没有听清。

    宋亦熙走到林辰身边,和他一起看着照片上的人。

    我也应该过去的。

    苏风阿姨对我和我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没有她,我妈不是客死异乡也得沦落风尘,而我说不定早投胎去了,脚步放慢点估计现在就是一九零后非主流。

    然而我迈不动步。

    那座坟茔里埋藏了太多的从前。我清空了记忆,重装了系统都想忘却的从前就在那座坟茔里以木马般顽强的意志滋生增长着。我怕我看一眼就蓝屏死机。

    突然,林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我还没来得及调整一下面部表情,就见他飞一样地冲向一侧山谷。

    “啊——”他站在谷边,仰天长啸。

    我痛苦地一拍头,得,啥经典镜头他都用上了。

    一想到接下来他可能要跑到我面前,一边摇晃我的肩膀一边咆哮:“叶轩,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我就吓得风中凌乱了。

    为了制止这样的镜头出现,我跑到咆哮林面前,一把把他从谷边拉回来,道:“差不多得了。失忆如山倒,复忆如抽丝。你想跑趟墓园看看照片就想起从前,这种思想本来就是不务实的,是要不得的。”

    靠得近了,我才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看来事情有些难办。

    林辰停下呐喊,看着我一阵沉默,道:“叶轩,我记不得她,我……看到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皱眉,林大少爷这忆也失得太敬业了,不但失掉了我这个极品的青梅竹马,还失掉了他那个职场花木兰的妈妈,真是失忆里的战斗机,狗血里的VIP。

    我手一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而且我觉得你用这些山寨方法对你恢复记忆是没有什么实质性帮助的,你应该去医院找医生,神经科的脑外科的都行,或者心理医生也可以……”

    “跟我讲讲我妈妈好吗?”林辰打断我,他的眼神投在远方的云层上,像小时候院子里的灰鸽子,“她是个怎样的女人,你知道吗?”

    我想了想,说:“对不起,我和她不熟。”

    “呵。”他一笑,“你们都不告诉我,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他一掌挥开我的手,喃喃低语:“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踉跄两步,正好撞上赶在身后的宋亦熙。我说:“宋老师您太有远见了,您看他折腾起来了我还真扛不住。”

    宋亦熙扶住我,说:“估计这只是个前奏。”

    果不其然。林辰站定,又是一笑。他本来就生得好,这一笑更是颠倒众生令人赞叹,顿时就从咆哮状态转换成了四十五度明媚忧伤的风情少年。

    我却一下被他笑得毛骨悚然。

    他说:“你们不告诉我,没关系,我告诉你们。叶轩,我告诉你,我要订婚了。”

    山风“嗖”地一下从心底穿过,气势如虹万夫莫挡。我突然想起一句古语——天凉好个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dflong.net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